FocusON 1/3 : 大话数据中心,分享数据中心决策和选址的业务价值

第一期专栏专家:陈炎昌先生(Leo Chen)

开讲时间:每周一(工作日)

本期:FocusON 1/2 – 第一期第三讲

本期内容:

6       财务成本分析

6.1        租赁IDC成本模式

6.2        自建IDC成本模式

注:想要阅读中英双语版,请移步至微信公众号DCD_GROUP、微博DatacenterDynamics或领英DatacenterDynamics(中国)。

 

6/ 财务成本分析 

本章节,笔者会分自建数据中心和租赁数据中心两个不同方向来讲述财务成本。

6.1 租赁IDC成本模式

租赁IDC里面,衡量价钱主要看IDC供应商报价就可以了,成本量化计算非常简单,具体计费方式笔者在之前一篇文章介绍模块化数据中心技术和商业模式里面就有提及,读者可以参考下面链接:

http://www.opendatacenter.cn/indexpage!articleview?sysid=168

 

在此,笔者用下面列表罗列几种常见计费方式 / Below is the list all cost models for reference.

计费方式 Cost model 公式 Formula
包电包租 Fixed package  cost (space and power) 无 / NA
租电分离 Metered power 机架租金 + 电费 ( IT功耗 x 约定PUE  x 电力公司电费基准)

Space + electricity (IT kWh x committed PUE x utility base rate)

机架租金 + 电费 (IT功耗 x 约定电费基准值)

Space + electricity (IT kWh x compound rate)

机架租金 + 电费 (IT功耗 x (总IT功耗占比)x 总电费)

Space + electricity (IT kWh x (percentage of total IT load) x total  utility bill

6.2 自建IDC成本模式

Self-built cost model

对于自建成本模型,这个可以做到非常复杂,笔者会讲述几大决策因素的影响。关键决策因素主要有三类:

11

对于这三方面决策因素,笔者提出一个全新的视角,按投资收益ROI来观察这几种决策因素。目前业界还没有任何文章揭示这种ROI商业变现逻辑。

22

就如笔者在第三节里面提及,如果获取资源较大的议价权,整体收益会非常大,而且一旦获取后,短时间会令收益达到峰值。但是资源的边际收益会逐渐减少,原因在于资源成本和竞争开放后,成本变得透明。最典型的例子不过于普通PUE为1.5和国内最佳PUE为1.2,只有25%成本差异,而国内一线城市电力成本和偏远地区电力成本,可以相差一倍以上。与其花精力折腾PUE,倒不如找电费更低地区来得简单直接。虽然美国也有类似地区差异的资源价格差问题,但国内资源价格定价非透明化,即使同一地区,不同客户获取资源价格就可以相差巨大。

下图,我们再来看看技术因素ROI。

 

33

技术因素对收益比较缓慢,需要持续投入人力,时间。而且随着技术的成熟,设备工业化后,基本上所有红利都用完,这就是一波技术收益从发展期,成熟期到衰退期的过程。技术创新和发展总是一波又一波,所以这个收益也是一波又一波。

最后是金融,这方面更多通过资本以及商业模式配合达到收益。有的公司通过更低利率融资手段,通过利率价差获利。实际上相关金融获利的方式很多并且错综复杂,除了融资,还可以通过股票市场增发等从二级市场获利,或者供应链金融(融资租赁或设备供应商账期),甚至可以采用合作分成等模式。金融手段获利可以较多样化,基本围绕解决IDC公司现金流不足和杠杆方式,股票市场套利进行。往往新的方式出现,收益上仍然会有所提高。但是,总体而言,笔者觉得,金融因素投资回报率属于短平快,但IDC毕竟是比较传统地产行业+互联网/数字化,金融手段再创新,在监管加强和信息透明度更高的情况下,恐怕收益仍难以逃脱收益递减的命运。

44

如果把上面三张图放在一起,我们可以得出一张有意思的曲线图组合。

66

可以看出,折腾金融和资源,收益比技术手段来的快很多。国内大部分IDC都是资源和金融模式导向型为主,而很多时候,这些模式背后都有垄断和半垄断的因素。当然,不同地区,资源和金融获利情况有所不同。不过在中国,资源的非开放性,导致折腾资源价格,以及金融手段,比技术手段的收益短期内更高,更快。作为技术工程师,笔者曾经也对这个现状感到无奈和沮丧。在商业一元论角度,这没有任何错误,也不需要谈及技术情怀,靠技术因素投资回报率实在有点慢。IDC公司,随着时间推移,也会重视技术的产出,这是发展的必然过程。所以笔者觉得技术人员仍然有春天,可以继续谈情怀,只是要厚积薄发等待时机。

这个ROI分析图,可以做很多其他分析,例如了解数据中心处于曲线哪个位置,采取投资策略等。笔者认为,大多数公司,如果盈利方式主要依靠资源定价以及金融手段时,可以多采用轻资产方式。具体哪个时间点切换到重资产模式,还是通过资产组合方式逐步过渡,每个企业核算自己财务成本和收益模型都不一样。笔者觉得相对合理的逻辑是,IDC的需求有一个相对固定的体量,还要上面提及的规模要“足够大”。这个足够大是相对而言,也就是经过“计算”的商业风险成本可控,同时投资回报率比轻资产高。一个简单的例子是,纯从成本角度考虑,例如不使用外包运营员工,转而自己聘请更高级的运营人员,IDC每年节电200万元,但是这些高级运营人员对比外包的额外薪水和福利支出、公司总成本投入超过200万元,那么这个投资回报在财务角度就没有意义。

77

 

阅读全文,请关注DCD公众号:DCD_GROUP


附目录

1       前言 Preface

2       选址为了得到什么业务价值?Business value behind site selection

3       数据中心选址核心要素 Core resources in site selection

4       供应商选择 Vendor selection

5       资产和服务方式 Asset and service model

6       财务成本分析 Financial cost analysis

6.1    租赁IDC成本模式 Cost of colocation

6.2    自建IDC成本模式 Self-built cost model

7       技术方式选择 Technical mode selection

7.1    IDC技术合规角度 IDC technical compliance

7.2    IDC服务水平角度 IDC service

7.3    IDC节省成本角度 IDC cost saving perspective

7.4    IDC创造收入角度 IDC revenue creation perspective

7.5    IDC技术盈利方式 IDC technical profit mode

7.6    IDC商业和技术转型之路 The business and technology transform for IDC

8       结语 Summary

欢迎技术大咖分享深度技术本质和商业价值,可发送将“简历+技术文稿”发送至fiona.fei@datacenterdynamics.com,并注明FocusON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