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化布局持续推进,德衡数据借收购IBM子公司之势,谋数据中心领域纵横捭阖之道



“五年前,我们就在谈自然冷却,谈节能,谈服务器的改变等等。而实际上,五年以后大家还在谈,那说明进展有问题。”谈到行业现状,德衡数据首席技术官赵汀先生对未来如何发展十分清晰,他表示,“我们希望逐步建立起一个完备的研发团队,我们现在也真正在做这些东西。我们没有把它拿出来(圈钱),就是因为我们希望在我们自有的数据中心和我们自有的客户上我们要先用起来,让大家看到实在的东西,这是未来,也是现实。”

2016年11月23日,上海德衡数据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对外宣布收购了IBM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建筑智能化业务,包括工程设计和施工业务的相关资产。该收购计划包括IBM全资子公司——上海蓝色帛缔智能工程有限公司相关业务的客户合约、业务许可和人员转移。德衡公司通过对上海蓝色帛缔智能工程有限公司的股权收购完成此次收购。

日前,在由DCD于北京主办的2016 DCD Hyperscale China年度旗舰活动期间,德衡数据首席技术官赵汀先生接受了DCD及其媒体合作伙伴的采访,分享了德衡数据如何在仅仅半年时间内完成对IBM整个建筑智能化业务的收购,以及收购背后的考量与努力。

4

收购前的积淀:一步一个脚印

“困难肯定是有的,这个一定是有的,天天都是有这样的困难。但是我能说我们有这样的信心和这样的经验去做。甚至我那天和我同事开玩笑,我说我每天都在绝望,但是我每天又看到一点点希望,所以我们还得继续。”

仅仅半年,德衡数据就完成了对IBM在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整个建筑智能化业务的收购,可想而知,背后的付出与努力是很难想象的。尽管我们在行业内似乎很少有机会听到有关IBM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建筑智能化业务的信息,然而整个收购体量还是非常巨大的。早在97年,IBM就开始在中国大陆地区做智能化建筑业务,甚至在前几年就已经做到上百亿的规模。“但是,毕竟IBM本身的主业并不是这个,而应该算是支持类的业务。”赵汀先生如是说道。

“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IBM)从97年就已经开始介入这一行,但是确实那个时候,这个行业的国际化味道蛮重的,当时很多国内的公司还不知道怎么样去做智能化和数据中心。到08年左右,国内基本上知名的外企都已经介入到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建筑领域,国内公司才刚刚从标准和规范化上起步。当然,经过这些年一些外企的技术方案引进,包括DCD,结合我们国内同行不断努力和创新,大家也逐渐开始知道怎么样去做了。”

“2013年的时候,我们公司选址在上海张江银行卡产业园成立,这个银行卡产业园有几十家家金融类数据中心在那边。我们成立之初,是希望作为一家服务供应商。所以我们在那边与卡园的领导合作,希望成立这么一家公司来运作。我们有什么呢?这几个合伙人,我们有外企的技术背景,比较多、比较丰富的行业经验。当然,2013年刚成立时,做得不是特别好,2014年做得比较稳当。那么2015年呢?”在回顾这些点滴经验时,赵汀先生不无自豪地讲,“整体呢,从技术的层面来讲,我们还是很有优势的。而且,我们公司秉承的确实是诚信为主的理念,我们也切实地这样去做。所以,当我们凭借自身的人脉关系,以及各自的技术经验,经过一年、两年时间的积累,很快我们在成立的第二年就将产值做到差不多有八千多万,那时候我们才八个人到最多十几个人。”他补充说,“2015年,我们开始扩招,扩招当年就做到1.9个亿的产值。当然,经过这么些年的发展,我们找到了更多的合作伙伴,很多我们的投资方都是看中我们团队的进取心,觉得我们能够发现机会,把住机会,在行业里面做得和人家不一样。”

2

“2016年,我们战略调整了,我们决定要作为数据中心行业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

为什么这样转变?赵汀先生表示,“从乙方的角度来说,我们是有技术优势、人才优势,还有一些口碑优势。特别是在自媒体时代,这些口口相传的东西,特别是工程行业,往往会带来很多正面的信息。”“也是从那个时代,我们开始定位。”

“我们不缺大脑,我们也不缺干劲,我们唯一缺的可能就是我们是否可以想得更多一点。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想,我们可以尝试着转型,我们可以去自建数据中心,也可以投资建数据中心。建数据中心,技术没有问题,市场也不是太大问题,资金是问题。所以我们就去到资本市场,然后我们差不多沉寂了半年多的时间,找点资金过来。”

实际上,从德衡的整个发展来看,这家公司定位非常准确和及时。在转型之后,公司迅速收购了一家小公司,丰富了自己的IDC和ISP的全国牌照,迅速积累数据中心建设力量。从13年到16年,短短三年时间,德衡数据就发展到了这样一个体量,可以去收购IBM的智能化建筑的整个业务线。

“经过了这几年的摸索,我们发现实际上这个市场有太多太多的人在做,也就是说,整个行业其实是非常乱的。后来我们调整了一下,同时,我们有机会看到了IBM这个业务的战略转型,未来将重点放在云计算、大数据、移动、认知商业及行业应用等领域。所以我们就去跟IBM谈,希望由我们来承接他们的智能化建筑的这块业务。当然这个过程是蛮复杂的,细节也不便透露,结果呢,我们也确实是谈下来了。我们的理念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术业有专攻,我们专注于这个领域,IBM专注于他们自身的规划,相互之间可以在某个层面互惠互利。

1

收购后的品牌发展

“我们希望我们的公司能够成为一个桥梁,国内国外这个领域的一座桥梁,我们也希望为我们的供应商或者说为这个领域其它IT相关的产业能够搭建一个平台。我们希望做这样的事情。”

据悉,在经过了前期复杂的推进之后,目前收购已进入了最后的平稳阶段。“我们有专门的strategic partner manager。在接下来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我们会和IBM一起,把最后剩余的20%平稳过度好。”业界对此次收购的另一焦点可能在于与早前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的比较。实际上,两项业务是不一样的体量。“PC端是可见的,有形的市场;而我们收购的业务,实际上是这么多年来比较无形的市场,因为它是一个类似解决方案的业务线,品牌、人员、合约、口碑等等都是无形的。”

“我们对IBM全资子公司——上海蓝色帛缔智能工程有限公司,名字没有换。我们收购回来后,组织架构做了一些调整,我们会将原来的工程人员、架构师、项目助理,以及Finance相关的工程会计等等,全部纳入到蓝色帛缔系统里面,主要的人员以IBM的人员为主。收购后,也充实了我们在智能化建筑领域的能力,但是我们以后还是会以做数据中心基础设施服务为主,这部分业务大概会占到总体量的60%-70%。”

在收购后,德衡数据主要有两块业务,规模可以达到差不多160个客户、总管理和服务着25万平方米数据中心的体量。“一块是从原来的IBM承继过来的业务;另一块是德衡原先几年的业务积累。”

对于后续品牌的建立,赵汀先生表示“我们主要还是通过自己的项目拓展和推进来谋求知名度的。不管是从管理、人员、包括现在承继的一些流程,到后面我们也开发了一些平台。我们也会做自己的数据中心智能化运维平台(DC-Mind)。这个平台实际上跳开数据中心的领域,对智能化建筑本身来讲,可能也会有比较深远的影响。”

为什么这么说?赵汀先生解释说,“现在大家都是集中在自己的数据中心里面,就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说,你的数据中心非常偏远,你根本找不到人去帮你做日常维护。但通过我的DC-Mind平台,我可以给我现有的客户,甚至可以免费让他使用我们的管理软件。我在一个大的平台上,我去帮他运行。那运行的好处是,在这个大的平台上,可能在这个整体的资源的配比、共享上面,以及维护的派单上面,就可以做一些很细节的东西。比如说,的时候,我可以通过我的平台去调用我的资源。这个东西做出来之后,我的品牌,就可以通过我的技术手段和我的历史沿革来形成的。因为我现在说我要做一个品牌,没有人相信。我只有去做出来,跟人家不一样的东西,我才能树立我的品牌。”

这种类似共享经济的形式,只是德衡转型中的一个尝试。“我们的软件平台当然希望这样来分享业务,但我们和初创企业的共享经济模式还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们是实实在在做这样一个平台,但不是要靠这个去(融资)。我们是要把它变成现有的技术的补充。我们觉得去卖这个idea是没有意义的,而我们公司的优势就是在于我们比较专注和实干,我们要在一个诚信、成熟的基础上做事情。”

3

“新的想法每天都有,那我们接下来就好好做出来”

谈到未来,赵汀先生不想谈太远,“大家都在看未来的东西,但未来的东西都是慢慢才变成未来的东西。”“相信资本这个东西也会是这样,经过时间的筛选,总有一天它会冷静下来,它会去看那些做实业的企业。实际上,我们德衡也是希望做这样的企业。我们还是希望把东西做得实一点,实在一点,所以我们希望先做出来,用起来,这才是未来。”

“五年前,我们就在谈自然冷却,谈节能,谈服务器的改变等等。而实际上,五年以后大家还在谈,那说明进展有问题。”赵汀先生表示,“我们希望逐步建立起一个完备的研发团队,我们现在也真正在做这些东西。我们没有把它拿出来(圈钱),就是因为我们希望在我们自有的数据中心和我们自有的客户上我们要先用起来,让大家看到实在的东西,这是未来,也是现实。”

“我们要做的话需要客户。为什么我们要收购IBM的业务?很简单,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体量较小的公司,我们想做很多很多跟未来有关的事情的话,没有客户我们什么都不是。所以我宁愿我们先花一点成本,把我们的客户群先建立起来。有了客户就有了市场,有了市场就有把需求变为现实的可能,可以把那些看上去比较虚幻的东西变成真正的能够用的东西。”

“近期的话,接下来一年左右,我们要把我们收购回来的业务去好好盘活,这个是比较实在的事情。同时,我们也会增加我们的技术人员,然后把我们智能化的业务扩展出去。未来一两年,我们继续扩展蓝色帛缔的智能化业务,数据中心建设业务。我们承继了IBM原来的体量,却又具有原来在IBM框架下不能做的东西变成可能的能力。作为一个创业型的高效团队,我们希望我们不仅有规模、有先进的管理方法,还可以凭借我们的效率和执行力,把蓝色帛缔做得更好一点。”